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十九大

              评论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评论 社会 热议 军事
              来源?#21898;?#24230; 编辑侠名 发布时间2019-03-13 07:28
              摘要中国的某些企业家们真的很有趣我来总结一下某些老板们高呼自由化民主化自己却在公司里当土皇帝玩独裁一言堂某些老板们希望消费者都有钱买他们家的产品天天喊着消费升级却不肯给自己的员工涨工资

              中国的某些企业家们真的很有趣我来总结一下某些老板们高呼自由化民主化自己却在公司里当土皇帝玩独裁一言堂某些老板们希望消费者都有钱买他们家的产品天天喊着“消费升级”却不肯给自己的员工涨工资某些老板们希望社会上年轻?#25237;?#21147;充沛源源不?#24076;?#21364;不肯轻易放自家的员工结婚生子某些老板天天喊着追求财富无罪想要发财光荣却总想着让自家员工老老实实无私奉献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某些老板们希望自己家的员工一个个都是精兵猛将专业人士以一当十但老板们?#19981;?#35828;“公司?#30343;?#35753;你来学习的!”

              如果你活得足够长经历足够多就会发现很多奇妙的事情

              我有一次?#22270;?#20010;前辈吃酒席间一位企业家老先生愤愤不平说中国不民主国家管的太多人民没有决策权大家不能放开手脚去追求美好生活我?#23454;?ldquo;前辈你们家公司很民主吗?员工有决策权吗?公司的大小事情是全体员工投票决定吗?”他一时语塞然后发急说“我们企业企业是要赚钱的是要发展的效?#23454;?#19968;当然要听老板的?#23500;?#24590;么能瞎搞民主呢?员工泥腿子懂?#35009;?”

              我说“你可不能瞎说‘民主’两个字明明白白写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中你作为一个老板竟然在自己的公司破坏基层民主?”他气的离席而去不再理我

              “精神分裂”的老板们

              我还认识一个?#25237;?#23494;集型产业的老板和我吐槽说现在?#25237;?#21147;不足生产线上都是老工人了;年轻人好高骛远动不动就去?#20004;?#34701;和IT都不肯好好干实业了一个个还玻璃心说两句就要辞职都是些长不大的巨婴......长此以往国家的实体经济可怎么办啊?

              刚好我们又聊到他孩子就要毕业了我双手一拍“刚好贵公子年轻有为志向远大毕业后大可以来到你们公司车间流水线支援国家实体经济嘛......”他大怒“我儿子怎么能干这个?我儿子可是XX皇家学院的金融专业硕士将来是要进四大的怎么能进车间?”

              “精神分裂”的老板们

              中国的某些企业家们真的很有趣我来总结一下

              某些老板们高呼自由化民主化自己却在公司里当土皇帝玩独裁一言堂

              某些老板们希望消费者都有钱买他们家的产品天天喊着“消费升级”却不肯给自己的员工涨工资

              某些老板们希望社会上年轻?#25237;?#21147;充沛源源不?#24076;?#21364;不肯轻易放自家的员工结婚生子

              某些老板天天喊着追求财富无罪想要发财光荣却总想着让自家员工老老实实无私奉献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某些老板们希望自己家的员工一个个都是精兵猛将专业人士以一当十但老板们?#19981;?#35828;“公司?#30343;?#35753;你来学习的!”

              某些老板天天痛斥国企天天开会效?#23454;?#19979;?#38382;?#20027;义浪费时间等到他做私企老板的时候开会就成了“统一价值观”搞团建?#30343;切问?#20027;义而是树立企业文化打鸡血喊口号?#30343;?#28010;费时间而是精诚团结众志成城磨刀不误砍柴工......一套一套的比国企还讲究

              某些老板总是说“努力工作低调勤奋掌握核心技术公司不会亏待你”结果努力工作的五年不涨工资低调勤奋的十年不得升职掌握核心技术的累到差点猝死倒是天天溜须拍马画空头PPT说胡话的混子反倒青云直?#24076;?#39281;受信任

              “精神分裂”的老板们

              企业运营顺利的时候老板们会说“大家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们的个人的利益和公司的利益是一致的所有的员工都是我的?#20540;ܡ?rdquo;到?#21496;没?#22659;不好公司裁员的时候老板们又会说“生意就是生意生意场讲?#35009;?#24863;情?为了生存我们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要敢于优化人员结构首先要活下去!”

              “精神分裂”的老板们

              这些老板看起来精神分裂的样子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们自己他们很多时候是自己也控制不住他自己他们的“双重标准”其实来自于资本主义运作方式的固有矛盾

              一般情况下老板出钱雇员做事天经地义老板没必要?#35328;?#24037;当“?#20540;?rdquo;员工?#35009;?#24517;要把公司当“家庭”这是个各取所需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要去讲那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毕竟谈感情伤钱

              在这套体系下民意如果?#25237;?#32773;不愿意干活那么老板就不会给他工资?#25237;?#32773;就不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如果老板不给足了员工工资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就会出现一个?#29616;?#30340;问题——如果工人们都没钱那么谁去买老板们生产销售的产品?谁去购买他们提供的服务?

              所以在理想的状况下员工一定要努力工作老板也应该尽可能多地支付薪水按劳分配多?#25237;?#24471;努力优秀的员工工资高就能形成激励机制员工努力?#25237;?#23601;可?#28304;?#36896;更多的价值老板们把产品卖出去就能获得更多的利润给员工发更多的工资让他们提升消费水平拉动经济增张——看起来是?#30343;?#24456;美好?

              这个模式理论上几乎无懈可击但有两个问题无法解决

              1世界上不只有一个老板有很多老板老板多了就要竞争竞争就有输有赢有的老板盈利就有的老板亏损不可能每家企业的利润都能增长那些亏损的企业和老板第一选择就是压低成本降低工人的工资乃至于裁员;而盈利的企业和老板因为受到失业潮影响更多的消费者消费水平下降产品卖不出去那么自己?#19981;?#20111;损不得已也只能跟着降工资裁员这就是经济危机

              2老板本人并?#30343;?#32477;对理性的他有个人好恶有个人思维和情感上局限性他对员工的?#31169;?#24448;往是片面的很有可能努力优秀的员工得不到重用而溜须拍马混日子搞事情的员工往往被他倚为心腹在这个体系中虽然产品是工人们大家一起生产的价值是大家一起创造的但最终的利益分配却?#30343;?#24037;人群众可以决定的而是老板独裁一言堂因为他才是掌握生产资料的人所以老板分配利益的时候就很有可能?#30343;?#29702;性的而是出于个人的好恶最后导致分配不公平多劳的人未必多得而溜须拍马的所谓“职业经理人”往往可以分配到更多这就会引发社会矛盾

              所以这时候就可以用小学课本上的那两句诗歌总结一下“遍身罗绮者?#30343;?#20859;蚕人;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无论是封建社会还是资本主义社会最大的死穴就是“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封建时代是因为农民?#30343;?#32538;在土地?#24076;?#26080;法实现工业化和社会化大生产;到了资本主义时代?#25237;?#21147;自由了工业化和社会化大生产实现了但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却又和社会化大生产格格不入

              也就是说老板们在他们的企业家领域都是占有生产资料的“独裁者”由他们来分配生产的成果而独裁者必?#30343;?#19981;理性的分配必然不公而在整个社会中老板们又是你死我活的“自由竞争”关系一切都是零和博?#27169;?#26080;法共存共赢

              所以老板们就会对内要求强权独裁个?#21496;?#26029;压倒一切提高效率和竞争力;对外要求所谓的“民主自由”削弱政府的管控?#22270;?#30563;?#21592;?#20182;们可以不择手段地竞争和垄断

              这就是他们“双重标准”和“精神分裂”的根本原因这不怪他们个人而是这个体?#21040;?#19981;开的死结所致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要是当老板很可能也是这个嘴?#22330;?/p>

              有没有解决办法?当然有可是我不说

              欢迎转载回链 精神分裂的老板们|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www.pgju.tw/nipingwolun/1006492.html
              责任编辑侠名
              ȷֱֵ